当前位置:进紧茶庄 > 联系茶庄 >

牛背上的天真和快乐有故乡丰收后的笑声
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点击:
武夷山大红袍_大红袍价格表-买大红袍首选进紧茶庄
  老王这一辈子似乎和撤字结了缘。用他自己的话讲:“我这辈子走到哪,单位就撤到哪。”为了这,老王像做了亏心事似的常自责,甚至连门都不敢出,怕见到原单位上的人,就是走在街上也总感觉背脊在发凉。
 
  老王刚参加工作就分到铁路,工作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加上写一手好字和好文章,没干几年就被提携为单位的团委书记。人走运,门板都档不住;两年后,老王又被提拔为单位的第一把手,由于骨子里就有一种好强的南方人性格,与东北虎秉性的同僚难以相处,被上级各打五十板,老王被调到A单位任领导,级别降半级。尽管如此,老王还是一如既往地履新,可好没到一年,凳子还没坐热,单位说撤就撤,于是,他到处托人被安排到离家就近的B单位任职。谁也没想到,上任不到一年半的老王,报告还没作到几次,单位又被改革的浪潮冲掉,这下他傻了眼,难道真是“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”,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被安排到C单位任书记。他想这个单位是老牌,粤汉时期就有的,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吧?想法归想法,春节还没过完单位又被撤掉,被安排到办事处任主任。
 
  “办事处可是局隶属直管,在正常情况下是没有问题的,”老王点燃一支烟边抽边瞑思苦想,边自我安慰。好景不长,改革的春风再一次吹来,说办事处是政出多门,一撤了之。老王这时的心已麻木,加上年龄已到,干脆办了内退手续。
 
  老王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何况当了几十年的领导,凡单位大小事都亲临亲为,一下子想要他袖手旁观,打牌喝茶是不可能的。于是,他想起早就答应妻子而一直又没干的事,这事不是不想干而是由于原来工作忙给耽搁了,现在好了可以静下心来完成妻子交给的任务,好好把房子装修一下。十几天的劳累,十几天的辛苦,换来的却是一场空喜。市里修环城公路,老王的房子属红线内。望着墙上斗大的“拆”字,老王好像不是老王而是拆王了。
 
  故乡的笛
 
  呵故乡的笛。
 
  那是后山的竹节做成,有六个圆圆的孔汇集六种乡情。放在嘴边,听得见蜂翼抚摸花蕊,听得见山泉叮咚敲门。这是山里人的对歌,一声比一声悠扬,一曲比一曲醉人,山妹子的腰在笛声中扭动,湿润的笛声,带着千古的风韵,染绿了竹叶,鼓满了山寨。笛声的尽头,是祖辈的绝唱,是远方亲人对家乡的眷恋,是家乡袅袅上升的炊烟。
 
  像大山深沉的呼唤,像松涛不绝的浩荡,比酿出的米酒还烈。
 
  呵故乡的笛。
 
  那是后山的竹节做成,有六个圆圆的孔汇集六种乡情。放在嘴边,从心的深处,吹出子孙满堂,吹出家乡风景如画,一声声远一声声近,远远近近的笛声,合着早上的鸡鸣,组成一部交响曲,悠扬、飘逸、雄辉、圆润,演奏出家乡的今天和明天。
 
  那笛声里,有牧童牛背上的天真和快乐,有故乡丰收后的笑声,有老人吐不完的老烟,有情侣相伴的身躯,有太阳的光明。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四合院的小屋容不下这样大的喜事